一号机谢明甜

我明明很甜

曦情

另外一篇

纯属ooc被屏蔽了,放出吧

傻白甜糖不要钱

下午五点零三分,蓝曦臣抵达国安局十二处门口。

温情没有出来,他也没有敲门进去一探究竟的意思,退到走廊靠窗的那一侧,笔直的站着,既没有摸出手机或打开悬浮屏幕的意思,也没有转头去看窗外那一枝娇艳欲滴,快要斜斜伸进屋来的玉兰花。

晚春就是这点不好,动辄就容易觉得热,路过的十二处研究员这么感叹着,看见蓝曦臣,嬉笑着向蓝曦臣行了个半正不歪的军礼,调侃了他几句,蓝曦臣好脾气的应和着,继续等着。

研究员回头一眼,看见蓝曦臣笔直的身影。姑苏的白色军装是出了名的好看英挺,蓝曦臣穿着尤其显得风姿秀致,再加上他个人独有的温和清煦,就更别有一番奇异的真纯俊秀味道。

他目光平和温柔,微笑颔首,向每一个过路人打着招呼。

自从国安重建,魏无羡手下的十二处以复活温宁和用精神力操纵死尸这两个研究出名,当然,真正让十二处名扬四海的是他们深刻贯彻联盟十八大的会议精神,上班踩点,吃饭冲锋,下班狂奔,会议睡觉,绝不加班等等一系列光辉事迹和在研究室拉起的例如“加班是把杀猪刀,一刀一刀割人老”和“不加班,是一种正视人生的态度”等抗议国安强迫加班的红横幅。曾经国安的两届代任指挥使蓝启仁和金光善都曾被气得不行,魏无羡智斗温若寒/蓝启仁/金光善曾是家喻户晓的传奇故事,成功取代了高玉宝智斗周扒皮,成为小朋友睡前必听故事之一。

魏无羡自己浪的飞起,不代表温情跟他一样。温情只负责在横幅上写准备好的题词,不对内容负任何责任。再加上她曾是温家人,温家臭名昭著,连着她在大家心里也是个不好惹的角色,自然没人找她麻烦。

虽然温情本就是个不好惹的角色。

不好惹的温情收拾好东西,发现下班铃才响过五分钟,除了今晚要值班的温宁,半个人影都没了。温情把椅子推进桌肚,嘱咐了温宁几句,拉开办公室的门,正打算走,意外发现站在门对面的蓝曦臣。

“你怎么来了?”

蓝曦臣扫了一眼墙上贴着的大海报,是今年军方要求的,和蓝忘机一起拍摄的招生海报,全国便利店均有销售,十块一张,童叟无欺,只不过是折叠着卖的。海报上蓝曦臣的脸正中间正好有一大条清晰的折痕,显得有些不伦不类的恐怖。办公室里对着海报的有两张桌子,一张温情的,一张魏无羡的,这张海报资源合理利用,蓝曦臣的那半面对着温情,蓝忘机的那半面对着魏无羡。

真是完美。估计这两人当时也是AA一人五块钱买的这张海报。

他上前自然的拉住温情的手,低头微笑道:“让你不用睹物思人呀。”

温情白了他一眼:“我妆估计都花了,你也不说一声就来了。等等。”她从包里掏出小镜子和口红,把包递给蓝曦臣。

温情仔细对镜补好口红,拿镜子的手微微往上一抬,镜子里一齐反射出两个人的面容。

蓝曦臣本就在微笑的凝视着温情,看见温情目不转睛的盯着镜子,也往镜子里一望不禁低低笑出声:蓝曦臣天生肤色白皙,而温情从小摔打着长大,整整比蓝曦臣黑出一个色调。

温情收起镜子和口红,嗔了蓝曦臣一句:“笑什么笑!”

温情不喜欢蓝曦臣替她拎包,自己拿过包,蓝曦臣牵着她的手,好心情的问:“想吃些什么?我订了八点的电影票,就是你昨天晚上跟我说想看的那一部,吃晚饭一起去看好不好?”

温情很有原则的拒绝他:“蓝先生,我也是有尊严的。经过如此灭绝人性的嘲笑之后,我的心灵受到了巨大的打击,如果没有一碗皮薄馅美的黄鱼馄饨为我疗伤的话,我立刻就会倒地身亡。”

蓝曦臣笑着偏头看她:“好啊,市中心那家怎么样?离电影院也近。”

两个人磨磨蹭蹭的走着路,觉得这样闲散的时光真是难得。联盟建起后,蓝曦臣在姑苏军区镇着,平日里除了特别重大的会议和逢年过节,很难抽空来位于首都的国安一趟。温情平时每两个星期朝云深不知处跑一趟,来来回回累的不行,蓝曦臣心疼她不让她去,说视屏通话也很好,不用这样麻烦的,但温情左耳进右耳出,坚持要当面见到蓝曦臣。经常周五晚上到,周日下午回,蓝曦臣的工作也不分周日周末,陪她的时间还是很少,这次金光瑶有急事找他,他看今天没什么事,就来了首都一趟。事情解决后已是下午,他干脆直接来接温情。

隔着再远,视频里面对面的人终究不如牵在手里的安稳踏实,两颗心在云端悠悠地相遇,不用降落伞,看在一起就能平平稳稳的落地生根,发芽,开花,长成一棵参天大树。

温情自己有车,但她懒得开,这个时候又是最堵的时间段,两个人一合计,干脆坐地铁去市中心。

下电梯时,等的地铁刚走,蓝曦臣让温情先去排队,自己去售货机前买了一罐水。他喝了一口,估量着高度差不多,就放出精神体——一条五彩斑斓的小金鱼,把水递给温情。

地铁上不许带宠物,但对金鱼这种就没有要求了。温情的猫不能放出来跟这条鱼玩,温情自己倒是和这条鱼玩上了,她把手指摁在金鱼眼睛贴近的瓶壁上,金鱼游到哪她手指摁到哪,哨兵强大的五感不是吹出来的,再加上瓶子一共就那么一点大,金鱼根本躲不及,被她气得直吐泡泡。蓝曦臣在路上就已经脱下军装外套,带上一幅平光眼镜,整个人就显得不是那么惹人眼球了。高峰期没有座位,他们俩都是站着的,再加上温馨的气氛,两个人看上去就像是对普通的小情侣,并没有多少人注意到他们。

旁边也是一对站着的情侣,男的撑着地铁门,用壁咚的姿势把女生护在怀里,嘴上深情地说着甜言蜜语:“亲爱的……”

温情不用任何暗示,在不超过一百千米的范围内,她都可以直接用精神波和蓝曦臣进行交流。她示意蓝曦臣看那对情侣,蓝曦臣看了一眼,回头在精神海内说:“这样的姿势很不安全,不值得学习。”

温情点点头,回道:“我是说那个男的手上可能有旧伤,没让你模仿他。”她脑补了一下蓝曦臣壁咚她的场面——深情脉脉的蓝曦臣一手撑着墙,一手端着一碗热气腾腾的馄饨,道:“阿情,你愿意接受这碗定情礼物吗?”

她不自觉的说出了口:“如果是用这条鱼的做的鱼皮馄饨我就吃。”

蓝曦臣虽然不知道她在想什么,但大致也猜了出来,笑道:“他就这么一点大,根本不够你包个馄饨的。”

金鱼更加愤怒的吐着泡泡,但并没有人理它这条寂寞的单身鱼,它突然怀念起那只可恶的老把他从水里拎上来拎下去的臭猫了。

地铁缓缓停了,另外一边门开启,那对小情侣被人群一冲撞,男的的手撞上栏杆,疼得龇牙咧嘴。温情手里水也差点洒了出来,幸亏蓝曦臣眼疾手快地扶住她。

地铁很快就到站了,两个人牵着手,也不嫌腻歪地靠在一起。温情其实很少有这样依赖人的时候,就算是蓝曦臣,也很少这样抱着他手走路。

从地铁口出来,走了一半,蓝曦臣突然说:“等一下。”温情转过头,结果看见……一家彩票店。

温情和蓝曦臣,曾经号称“彩票双侠”,具体成就为蓝曦臣次次随机次次中奖,温情百折不挠的次次买,精心选号然而并没有中过,但在坚持不懈的努力之下,终于中了一次——那一次挑的用了加蓝曦臣生日日期的号。

温情冷漠脸:“不买。反正也中不了。”

蓝曦臣侧身安慰她:“不要紧,如果我中奖了,钱拿来给你买医学杂志,如果不中,就当捐钱做慈善好了。”他向老板道:“两张。”

温情道:“不用了,我订了一整年的,那钱拿来买游戏机好了……等等我要自己选号!”

两个人一路走走停停,路上总计买了两张彩票,三本漫画(蓝曦臣的),一张游戏光碟(温情的),两个车轮饼和四个冰淇淋。

温情总结:“这个冰淇淋太好吃了,我一个人最多只能吃得下两个,如果不是跟你来,肯定没法把四个口味吃全。”

蓝曦臣吃得慢,笑得眉眼弯弯,依稀有初见时那个少年的影子:“冰淇淋!分你一口,当我请你行不行?”

温情侧身,毫不客气的在蓝曦臣香草味的冰淇淋上咬了一口,吐槽道:“你这个人跟魏无羡的风格一点都不搭啊,说起他的台词倒是别有一番风味。”她咽下冰淇淋,抬头望着蓝曦臣:“但我还是觉得你说的最好听。”

说的最好听的蓝曦臣好高兴,温情小朋友得到了剩下半个香草冰淇淋的奖励。

大概是在魏无羡手下干久了的缘故,温情吃东西也变得很快,眨眼间就只剩下手中的餐巾纸。

温情突然有种不太好的感觉:“蓝曦臣,我跟你说件事。”

“怎么了?”

“我好像吃饱了……”

“……”

最终还是没有吃成黄鱼馄饨。

两个人在路上磨蹭了太长时间,到电影院时已经快开场了,温情觉得蓝曦臣没吃晚饭,又没像她一样吃那么多东西,跑去买了影院必备套装——爆米花加可乐。

两个人看了一部一点都不惊悚的惊悚片,两个主角演技比整残了的脸还恐怖苍白,温情一脸冷漠,全程吃爆米花。

蓝曦臣其实挺累的,看着看着就不自觉得睡着了。温情看见他安静秀致的睡颜,睡时依旧挺直的身板,突然轻笑了出声。

蓝曦臣的睡颜,真的很可爱啊!

如果能一直看着这个人这么放松快乐的过着每一天就好了。温情从包里拿出蓝曦臣的外套,给他披上,又轻轻取下他的眼镜,干脆不看电影,专心看起了蓝曦臣。

说起来蓝曦臣的脸比女主角那张整残的脸下饭多了,她一边看一边吃,真的要吃饱了。

电影不久就结束了,蓝曦臣似乎有感应功能,在电影放完进入片尾曲的一刹那就醒了过来,结果一睁眼,就对上了温情的眼睛。

这就很尴尬了。

但两个当事人一点也不这么觉得。

温情长相甜美,甚至带了点乖巧小萝莉之类的软萌味道,大多数人觉得温情平时过于冷傲逼人,从没仔细看过她的眼睛。蓝曦臣想,那是缺憾,不过也好。温情一双眼睛水汪汪的,虽然很少撒娇,但对上蓝曦臣时,总是不自觉的带上两分笑意和温软。

真的是我见犹怜。

蓝曦臣低下头,珍而重之的在温情眉间印下一吻。

温情其实很少利用哨兵的五感进行防卫,对蓝曦臣更是毫无戒心,这突如其来的一吻,温情懵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

她也不是特别害羞,毕竟情侣间这种亲亲抱抱的事情做的也不少了,她正准备酝酿一个例如“小娘子给爷笑一个”之类的调戏的台词,突然影院的灯打开了,后面一个小萝莉奶声奶气的指着他们喊:“妈妈,刚才那个大哥哥亲了那个大姐姐哎!”

温情的老脸终于“砰”一下红了,她拽起蓝曦臣,想落荒而逃,然而友军并不打算给她这个面子,慢悠悠的起身整理好衣服,仔细把外套叠好,再从容不迫的从她手中拿过眼镜戴上,继而笑吟吟的望着她道:“我睡着了,没看完,电影怎么样?”

温情心里一团糟,随口答道:“挺好的,我喜欢的那个女二死得特别惨,特别爽很对我胃口。”

“……”你真的喜欢她吗?

蓝曦臣不能留那么久,看完电影就得走了。这个时间地铁也不是很挤了,这里是个交通枢纽,蓝曦臣坐三号线,温情坐四号线,但三四号线两列车是混着开的,还可以再赖一会儿。

结果刚到地铁站,温情的四号线就来了。

两个人都没来得及好好告别,就必须得这么分开了。温情跑上车,找到一个空位,列车门缓缓关闭。

她很舍不得蓝曦臣,她本来想抱抱他,跟他好好说声谢谢,谢谢他这么忙,还陪她看电影吃冰淇淋,还跑这么远来,要连夜赶回去。

她本可以用精神波传递,但她什么都没说,她只是看着蓝曦臣,看着蓝曦臣温润的目光停在她身上,她忽然心安了,觉得什么都不用说,什么都不必说。

温情到家已经快十点了,她洗漱完后,上了床,刷了半天手机,才看见蓝曦臣发来一条信息:“上高铁了。”

现在经过技术改良,从首都到姑苏不过要两个小时,蓝曦臣到家后,应该能睡满六个小时。

她发了信息过去:“一路平安。我睡了。”

对方没有发来信息,大概是怕打扰了她。

温情在床上辗转反侧,始终睡不着,她爬起来,看了下手机,已经快一点了,她想了想,还是发了信息过去:“到家了吗?”

她握着手机,过了很久依然没有得到回复,她继续发了一条回去:“下次不要这样跑了,有事的话直接先回去,你这样太累了。”

蓝曦臣的头像亮着,大概只是挂着,应该睡了。没有得到回复的温情看着他头像上那个眉眼弯弯的Q版小人,抱着手机,终于沉沉睡去。

醒来又是一大早。

温情跳下床,拉开窗帘,窗外阳光正好。她忽然想起什么,跑回床边,拿起手机。

果然两条回复静静地躺在了里面。

“到了,已经睡过了。”

“没办法啊,所爱隔山海,只好漂洋过海来看你了。”

温情握着手机,看向窗外。窗外没有山也没有海,只有小区里挖的一个人工的小水池,正水波荡漾,反射着耀眼的金光。

她笑了出来,觉得世间一切都倾城,没有什么不顺心的,没有什么不满足的,她回道:“山海终可平。”

评论(3)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