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号机谢明甜

我明明很甜

神合(1)

看前须知:本文为中也与太宰交换身份设定,即中也离开了黑手党,来到侦探社,太宰留在了黑手党。因为剧情需要,中也对黑手党情感复杂(但不会黑任何一个角色)。因为经历变化,两个人的性格也会有点变化。OOC请务必指出。这一章没有双黑的戏份,但也请让我占个tag。

1

中岛敦倒在地上,饥饿和疲惫席卷了他的身体,他觉得自己似乎连喘气的力气都没有了。

似乎在七宗罪中,饕餮也算是一种罪过,那么,如果因为饥饿而铤而走险,踏上犯罪的道途,就算是神明大人,也会怜悯宽恕我的吧。

可怜的少年这么想着,终于下了决心:要袭击下一个经过的人,抢夺到钱财后,去填满空无一物的肚子!

壮汉、武警……

少年绝望地想;难道就没有能够让他满足小小心愿的人出现吗?

直到他看到那个身影。

穿着黑色西服的青年双手插在口袋里,沿着河堤边的斜岸走了下来。头微微抬起,他仰视着天边绚烂的彩霞,紫色的雏菊在他脚边绽放,流光在他黑色的西装上甚至折射出白光,整个世界似乎都静止下来。

他橘色的眼瞳里似乎空无一物,却又盈满绮丽的晚霞。

有着夺人心魄的魅力。

中岛敦凝视着那个身影,心中涌上一阵狂喜:

艺术的胜利!这是一幅多么摄人魂魄的场面!哦,亲爱的,我敢说,如果你身穿华贵的戏服,只要在那三色灯下一站,男男女女们将欢呼起来,为你发狂!

走错片场了。

这样材质的衣服……

他看起来很有钱!而且,那样娇小的个头,应该也造不成什么威胁吧!

绝佳的抢劫对象!

中岛敦几乎用尽全身力气,才勉强爬了起来,他大叫一声,朝那个看上去很有钱的小个子扑了过去:“抢劫!”

“砰!”

重物落地的声音。

怎么回事啊!为什么这个年头连走投无路的抢劫未遂都要遭到这种残酷的刑罚!

这是可怜的少年晕过去之前唯一的想法。

2

中岛敦狼吞虎咽着面前的茶泡饭,一边含糊不清地和对面两个男人进行必要的交流。

这已经是第九碗了。

名叫中原中也的男人——也就是中岛敦打算实行抢劫的对象,在中岛即将扑到自己身上时,凭借着超高的反应速度和优秀的体术,敏捷地踹出一脚,直直踢到中岛敦的胸口。也就是中岛敦命大,受了这么一击后,竟然只是受了一点轻伤——最重的也就是膝盖上擦破皮的那块儿和胸口的乌青。中原中也反应过来后,意识到这只是个小毛贼而已,况且并未完全实现抢劫行为的中岛敦,严格意义上来说还是个良民。在随即赶来的搭档——国木田独步的帮助下,以九牛二虎之力,才叫醒了晕过去的中岛敦。

其实也就是国木田一边单方面痛骂中原中也不负责任在调查过程中玩忽职守看到美景就以取材为名的溜号行为和攻击无辜市民影响侦探社形象的冲动之举,一边用尽洪荒之力摇晃着晕过去的中岛敦。然而这对于一个身残志也不坚的少年并没有什么用,对向来对国木田的痛骂充耳不闻的中原中也更没有什么用。在两个人发现少年可能陷入轮回那黑暗的深渊,无论如何都叫不醒时,在那即将放弃的时刻,中原中也摸到他忘记吃的午饭——一个金枪鱼饭团,在包装纸将被撕下的那一刻,之前还半死的少年突然还魂,跳起来“啊呜”一口就叼住了饭团,连吞带咽地吃了下去。

中原中也无比感谢便利店的贴心之举——那包装是用可食用纸制造的,而非会置人于死地的塑料。不过这也没什么关系,他损失的只是一个饭团,用一个饭团换回一条性命是个再划算不过的交易。

在这之后,为了补偿险些被他踢成重伤的少年,中原中也主动提出请快饿死的少年吃一顿丰盛的晚餐,在得到少年犹犹豫豫的回答——“茶泡饭可以吗”后,三个人前往横滨的繁华地带,准备共进晚餐。

但是挑饭馆也不是件容易的事情。经过的和食店无一例外全都被中原中也否决了,而且是以“没有WiFi”、“装修太土”、“这家店我好像和一个很讨厌的人来过”这些奇怪的理由给否决了,虽然吃了饭团后但仍然饥肠辘辘的中岛敦和暴跳如雷的国木田独步屡屡提出抗议,但全都被中原中也一句话给怼了回去:“付钱的是我。”

终于遇上了一家合中原先生心意的店了,真不容易啊。

中岛敦一边回想着之前的悲惨经历,一边暗自在心里这么感慨。

国木田撑着下巴,黑着脸询问着中岛敦一些问题,时不时还在他那本名为“理想”的笔记本上记录一些重要信息,而中原中也却进了店后,先连上WiFi,接着就是翘着椅子,好像是在打流行的手机游戏,偶尔还会吐槽两句:“你们怎么是交流上的啊”这种话。

心满意足地大快朵颐后,就真的进入严肃的盘问环节。中岛敦回忆起之前遭遇老虎那噩梦般的经历,觉得自己似乎起了一身鸡皮疙瘩,哆哆嗦嗦地回着话。

中原中也只有在他描述自己看到老虎时,才抬起眼,认认真真听完了回话。

那一瞬的目光,和之前那个闲散的青年完全不同,那种锐利的似乎能贯穿一切的目光,中岛敦还是第一次看见。

那并非常人的目光,而是历经生死,能够刺穿一切黑暗,从而得知真相的目光。

中原先生到底是什么人?

虽然他们刚才的确有自我介绍说自己是武装侦探社的人,有这样的目光也实属正常,但是中岛敦的直觉告诉他,这不是一个普通人所能有的目光,他的过去一定沉在被鲜血洇湿的黑暗之中,那段不为人所知的过去,一定有着什么不能言说的秘密。

因为,只有身处黑暗之中的人,才能刺穿黑暗。

中岛敦一边这样思索着,一边恭恭敬敬地回答着国木田独步的问话。

在国木田梳理总结完所有线索后,他开口道:“那么好,我们接下来的行动就是,在八点二十分……”

中原中也突然打断他的话:“不用,我已经知道老虎在哪里了。”

“什么?”

“什么?”

中岛敦张大了嘴巴,满脸的不可置信:“在哪里?”不可能吧,这个男人仅凭这一点线索,就能断定老虎的所在处。

国木田独步也是半信半疑,两年的搭档生涯,让他对搭档的能力信任至极,但是他也清楚,中原中也能力的优秀,是毋庸置疑的,可是所有人都知道,中原中也并非诸葛附体,有神机妙算之能,况且他从未像这样斩钉截铁,毫无查证地断定一件事,实在让人放心不下。

“在哪里?你怎么知道得?”国木田也问出相同的话。

中原中也没有立刻搭理他,而是先站起身,披上了西装外套,戴上不知从哪儿摸来的黑色小礼帽,向敦道:“你叫敦是吧?敦,跟我走,一起去抓老虎。”又转头对国木田说:“给我张纸。”

国木田一边满脸不情愿地从“理想”上撕下一张宝贵的纸,一边碎碎念着这纸的珍贵和中原中也的不靠谱。中原中也接过纸,自己摸出一支笔——眼尖的敦注意到,那钢笔又粗又大,很不好写,中原写字的时候,因为笔出水不畅,皱过两次眉。

他既然这么有钱,为什么不换一支笔呢?

中岛敦抱着这样的疑虑和对老虎的恐惧,踏上了那条通往新世界大门的路途。

3

“这里真的会有老虎吗?”敦抱着手臂,瑟瑟发抖道。

中原中也头也没抬,就在这昏暗的小巷里,打着游戏。

这是一条离繁华商界不远的小巷,但奇怪的是,空无一人,连路灯都没有几个。中岛敦愈来愈不安,忍不住一次又一次地开口询问。但面对中原中也笃定的回答,他也不知如何是好,只好听天由命。

说起来,今夜似乎是满月夜呢。只是云雾挡住了月亮。

中岛敦忍无可忍,之前积压的恐惧和委屈终于爆发出来,他大喊道:“中原先生,请告诉我,老虎在哪里?”

云慢慢移动着,月亮即将露出它的真面目。

中原中也终于抬起了头,中岛敦走了过去,视力颇佳的他,似乎扫到了“青鲭野郎”几个字,但中原中也很快关掉了推特界面。

现在的中原先生似乎心情不佳啊。但中岛敦也顾不上这么多,对上中原中也的目光,当然,是俯视的目光。这点让中原中也更为不爽,啧了一声。

中原中也收起手机,开口道:“你没有注意到吗?前两次,你看见老虎,都是在满月之夜,而且,你并未直接看见过老虎,都是通过间接的方式,例如镜子的反射。这就说明——”

云开雾散,满月当空,少年的手已经在无意识中变成了虎爪,中原中也扫了一眼,眼中满是了然:“你就是老虎。这个满月夜,也不会例外。”

少年变成老虎,咆哮着扑来,中原退后一步,脚一蹬就飞上了天空。

猛虎、俊秀的黑衣青年、当空的明月,如果不考虑当时惊心动魄的情形,实在是一幅很美的画。

老虎来势汹汹,它俯冲下拍的那只爪子似乎有千钧之力,毫不留情地袭向中原中也,似乎忘了,在几个小时之前,这只手,还执着筷子,往嘴里送对面人请吃的茶泡饭。

但历经无数大场面的中原中也怎会被区区一个中岛敦吓到,更何况他早已猜测过真相,并且也猜中了。他不过手一指,凶相毕露的老虎就顿在半空中,动弹不得。

“这是我的异能力,‘污浊了的忧伤之中’,能够操控一切事物的重力,你就慢慢和你那只爪子玩儿去吧!”中原中也一边这么说道,一边落了下来。但让他没有想到的是,那只老虎竟然趁他对异能力的控制略微放松之际,继续咆哮怒吼着扑来,中原中也不仅没有生气,反而笑了出来,眼底净是喜悦和兴奋:“哈?竟然趁着这种时候继续!既然想和重力一战,那我就奉陪到底!”

曾经的黑手党干部名不虚传,他先是用异能力操控住老虎,紧接着就是如狂风暴雨般拳头和踢打,当然,为了找到如何才能将老虎彻底打倒的方法,他的确故意放了点水,异能力没有像以往一样操控的严密,而是让老虎一次次的移动,从而寻找他的破绽。

巷外似乎有人听到了什么声响,探头往里看,无暇分心的中原中也头也不回,喊道:“黑手党火并!”

中原中也细想下又发现不对,这条巷子历来被黑手党征用为斗殴场所,本地人向来绕道而行,只有初来乍到的敦不知就里,天真地跟随中原中也进了巷子。那刚才的人是谁?难道……?

现在就是时机!中原中也看准空隙,一脚踢到老虎的心口。老虎哀哀叫了两声,在空中翻滚了几圈,撞上了墙壁。

白光闪现,疲惫的少年晕倒在地上,之前那只张牙舞爪的老虎不见踪迹。中原中也正想走过去,却听到脚步声。

是侦探社众人。

领头的国木田强行压抑住暴躁的情绪,问道:“老虎呢?”

中原中也瞥了一眼地下的中岛敦:“就是他。”

“什么?那你写的这张纸条是什么意思?”

中原中也双手插兜,扫了那张写满字的纸条:“叫上能够出动的人员,来XX路第五条小巷……有什么问题吗?”

“当然有问题!这里可是黑手党火并的地方!你居然带他来这儿!不当值的人员都出动了!作为补偿,你等会儿要请大家喝酒,还要赔礼道歉!”

“那是因为中原是笨蛋啦!”

中原中也靠着墙,抬头看着满月,谁的话都没有回答,自顾自道:“我想让他加入侦探社。”

“中原,别说这种不靠谱的话!这家伙可是军方指定的地区灾害猛兽!”

中原还没来得及回答,晕过去的少年却渐渐醒转:“请问……”

“看你的手。”中原中也简单地回答道。

“诶!!!”

少年的惊叫声惊醒了树上栖息的寒鸦,鸟儿扑棱着翅膀飞往远方。少年的征程,也从此刻而始。


评论(2)

热度(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