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号机谢明甜

我明明很甜

神合(2)

看前须知:本文为中也与太宰交换身份设定,即中也离开了黑手党,来到侦探社,太宰留在了黑手党。因为经历变化,两个人的性格也会有点变化。OOC请务必指出。这章写太长了,干脆分成两章发,这章主要是背景和过渡,就不打cptag了,但下章两个人就见面啦。顺带,我给中也加了个很丧病的私设23333

4

少年中岛敦是从噩梦中惊醒的。

他梦到自己变成了老虎。

恐惧着的事物出现在梦中,简直就是与十年吃不上茶泡饭一样的恶性事件相同,值得广大人民群众对老虎进行口诛笔伐。

枕边的手机震动作响,中岛敦有些不知所措,这才朝四周打量过去。

榻榻米,小桌,茶壶……

很普通的日式房间。

诶!!!

这是哪里?

我怎么在这里!

震惊的中岛敦连着被子一挥手,没想到轻薄的被单缠在了他的手上,他费尽力气才把自己从差点没被卷成大白兔奶糖的状态解救出来,伸手拿到了震动着的手机。

应该是这么用的吧……出身福利院的少年几乎没有接触过手机这种奢侈品(当然,仅对他而言),他根据翻盖手机上字幕的提醒,点击了通话键:“喂,您好,我是中岛……”

对面的人沉默了一会儿:“醒了?敦,换好衣服,我在楼下等你。”

可怜的中岛敦搜肠刮肚,终于从身体不知名的角落里找出关于昨晚一点零星的记忆,他记得他想袭击中原先生,但是差点没被踹死,好心的中原先生不计前嫌,还请他大快朵颐,让他享用了一顿足够让他十年内都不想碰茶泡饭的美餐。之后,中原先生和他的同事国木田先生跟他坦白了他们俩侦探社调查员的身份,然后,他就被中原先生带到了一个漆黑的小巷,随后……

等等,难道我真变成了老虎?

心惊胆战的少年试探性的问道:“中原先生,请问……”

中原不客气地打断了他:“换好衣服,赶快下来,让别人久等是很失礼的行为。”他停顿了一下,似乎意识到自己的语气不太恰当,换了个略微温柔些的语调,低沉而有磁性的声音经过电流的调整,也有种踩在秋天落叶上发出的略有沙哑的好听感:“下来吧,电话里我不方便多说,等你下来,我慢慢告诉你你想知道的全部事情。”

5

中原中也靠在树干上,他这么早起来是为了晨跑而不是为了来接一个即将要接受可怕的入社测试的少年,在晨跑过程中,突然被派遣了任务的他只好临时绕道来了这栋有些残破的公寓,因此,他并没有换下跑步时穿的运动外套和中裤,头上也只是一个普通的鸭舌帽。

对,普通,如果忽略帽子左右作为点缀的白色翅膀和动漫少女头像的话,这的确是顶非常普通的帽子。

破旧的水泥楼道上似乎有着洗刷不清的黑色污渍,机械生产的建筑由水泥混凝土构成,经过数十年的风吹雨打,墙上白蓝色的油漆也早被剥蚀干净。这栋建筑就像一张机械的血盆大口,吞下了一个个来到横滨却走投无路的浪子。中原中也觉得有些不舒服,移开了视线。但楼上随即传来一声“吱呀”,阴森森的血盆大口吐出了一个穿着整齐的少年,中原中也只好又朝楼上望去。

少年看到在楼下等待的中原中也,急忙跑了下来,可惜与他同住这栋楼的邻居道德素养有待提高,早上扔的垃圾袋子不够严实,漏下了一路黏糊糊的汤汁。清洁工还没来得及清扫,倒霉的中岛敦差点没以前摔的姿势优雅的从半空中落地,幸而反应极快的中原中也耳聪目明,及时察觉到这一点,用异能力稳住了中岛敦的身形,并为了节省时间,又直接用异能力把他拎到了身前。

中岛敦摸了摸自己幸免于难的膝盖,发自内心地赞美了造物主的神奇。

他通过模模糊糊的记忆,大致上接受了异能力这种奇葩设定,但是真的亲身感受异能力强大的力量,他有点胆战心惊,但又忍不住有些期待和好奇。

假如我的异能力与中原先生相比,谁的更厉害一些呢?少年迅速把这个念头压到心底最深的角落,他不害怕异能力,但他打心眼里厌恶自己的异能。

中原中先详细地跟他讲述一些关于异能力的常识,然后又分析了少年现在险恶的处境,最后,言简意赅道:“你需要一份工作。如果不介意的话,让我来给你介绍一份工作吧。”

之前十八年活得浑浑噩噩的乡下土包子中岛敦目瞪口呆地听完中原中也一席话,却没有什么胜读十年书的感想,他低下头,心想:“中原先生不会是人贩子吧。”大概睡醒没多久,脑子还有些迷糊,中岛敦一不留神将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顿时涨红了脸,说不出话来,好半天才结结巴巴地解释道:“我,我并不是……”

中原中也其实也不想干这种人贩子的活,他也发自内心地认为这活又蠢又无趣,有损他身为超人气少女异能战斗动漫DLLL主角渡边琉璃小姐宇宙后援会会长兼头号粉丝的形象,但他想想他那在动漫中明面为少女偶像,实则是战斗力爆表的三无系女神渡边琉璃酱也曾经为时局所迫,诱拐过清纯少女园原杏里,他就心平气和起来,出乎国木田意外,没有一口回绝,而是答应下来,绕路去接了中岛敦。他已经不是当年那个在黑手党内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对任务挑挑拣拣的干部候补了。两年在内务异能科度过的非人生活让他沉静下来,变得有些少言寡语,另外在武装侦探社度过的两年让他成为了传说中的御宅族,变得懒散起来,除了给偶像砸钱和画偶像本子舔颜之外的事他几乎都毫无干劲,但他也学会了与所谓的正常人打交道的方式,安安稳稳地过起了充斥着“日常”的日子。他一方面惜字如金,像自己的本命女神一样,除非必要,就会习惯性地缄口不言,但另一方面,他的满腔报国和拯救世界的热情和希望全部投入到了对偶像的爱中。

渡边琉璃粉丝准则第一条:将琉璃酱放在心中最神圣的位置上,为女神买买买拼人气砸萌战票数什么对女神有利就做什么。

渡边琉璃粉丝准则第二条:为了琉璃酱,我们愿意承担全世界的误解,我们要为可爱的琉璃酱撑起一片纯净的蓝天!

渡边琉璃粉丝准则第三条:如果有人质疑你,请用琉璃酱的为人处世之道来解决问题!

渡边琉璃粉丝准则第四条:如果有人侮辱琉璃酱,不要客气,打死他。

渡边琉璃粉丝准则第五条:如果有任何不解,请参考前面几条准则。另外,一切解释权归渡边琉璃小姐宇宙后援会会长兼头号粉丝污浊先生,即中原中也先生所有。

中原中也在心中默背着这几条举世皆知(并没有)的粉丝准则,严肃地思考了一会儿中岛敦的话。经过聚精会神的努力思考后,他“唰”一下拉开了运动服的拉链。

中岛敦吓了一跳,向后退了几步,湍急的人流将他冲回了中原中也身边,他紧张地思索了一会,绝望地想:中原先生不会真的是人贩子吧!我现在逃跑还来不来得及?

中原中也伸出手,拽住中岛敦的衬衫领口,将他头狠狠往下一拽,中岛敦闭上了眼睛,等待临终的审讯和判刑。过了一会儿,中原中也居然主动放开了他的领子,他慌慌张张地抬头,睁开了眼,瞬间睁圆了眼睛:竟然不是想象中的刺青,而是一件印着可爱的动漫少女的T恤!

地味弟中岛敦同学还不知道何为“痛衫”,只是单纯觉得这衣服很好看,他小心翼翼地端详了一会儿中原中也的衣服,又想开口询问,却被中原中也一句话堵了回来:“看见了吗?琉璃说过,如果一个不法之徒想为非作歹,她是不会走上街头,并以站在世界中心的宇宙级偶像身份和人打交道的。因此,你大可放心。”虽然她就是的为非作歹的不法之徒。

你这样说我就更不放心了啊!中岛敦看着中原中也的神态,明白了他根本就没意识到这句伟大的台词在这个场合根本就不适用。他明智地把自己的吐槽咽了下去。

算了,被中原先生拐卖,总比被陌生人拐卖好。

中岛敦认命地跟上了中原中也。

6

没想到一进侦探社所在的大楼,就被告知侦探社被真正的不法之徒,一个炸弹狂魔占领,中岛敦和中原中也一起溜了进去,两个人分析了所有可能性后,得出了无计可施的结论。但正处于热血的年纪的中岛敦不忍听到被劫持的少女的哀鸣,在这最后一刻冲了上去,抱住了炸弹,却意外发现,这是个假炸弹。

“真是个热血的笨蛋。”中原中也手上端着意式特浓咖啡,这么总结道。

刚刚成为侦探社成员的中岛敦老老实实坐在中原中也和谷崎润一郎的对面,面对着中原中也的嘲讽、谷崎的道歉和国木田喋喋不休的唠叨,有些不知所措,及时转移了话题:“请问诸位前辈在进入侦探社之前,都是干什么的呢?”

谷崎笑着说:“那你猜一下吧。”

在猜对谷崎和直美的学生身份后,直美兴奋从一侧袭来,扑到了她亲爱的哥哥。中原中也见怪不怪地起身,识趣地给兄妹两一个较为完整的空间,坐到了吧台前的转椅上。他身侧的国木田又斥责起他的不负责任的行为,两个人开始了幼稚的堪比小学生兄弟吵架的争吵。

两位前辈一边说不要给侦探社抹黑,一边却不遗余力地在给侦探社抹黑呢。中岛敦这么想着。

在国木田数学教师的身份被揭晓后,就轮到了中原中也。

中原先生是干什么的呢?

教师?不是,他并没有那种循循善诱学生的耐心。演员?他似乎连个笑都懒得敷衍表演给别人。商人?他似乎并不擅长讨价还价,与别人不厌其烦地交流谈判。

中原中也乍看上去清清爽爽,就像他那双漂亮的蓝色眼睛一样,清澈的一眼见底。但仔细观察感知的话,就会发现,他的眼睛并不是全是浅浅的天蓝,而是有着一抹神秘的幽蓝色,深不见底,深不可测。他就像一缕幽魂,不知来处,也不知归宿。如果你下一刻跟他下通牒,让他离开侦探社,他大概也只会“哦”一声,收拾东西走人,随便找份工作糊口。工作对他来说,大概除了工资外,没有任何意义。因此,他大概根本不在乎工作的种类和内容。

中原中也垂下眼,追忆着以往:“你可以猜一下,据说有奖金。”

身无分文的少年跳了起来:“什么?多少?”国木田不知从何处摸出一个计算器,噼里啪啦地按上一阵,放到中岛敦面前:“这么多。”

“七十万?”

少年带着背水一战的勇气,胡乱猜测起来:“教师?声优?”没想到刚说到第二个,中原中也就诧异地抬起头:“不错嘛。”

“我猜对了?”幸福来得太突然,中岛敦一时有些接受不了。

“不,只是没想到你这种连琉璃酱都不认识的人,竟然还知道世上有声优这种职业。”

“……其实我很喜欢琉酱的!”少年负隅顽抗。

“……是琉璃酱。”中原中也叹了口气。

穷是人类保持一往无前的勇气的根本原因。就算刚刚打肿脸充胖子被揭穿了,囊中羞涩的中岛敦还是继续乱猜着,当猜到公务员时,中原中也“嗯”了一声:“算是吧。”

“哈?那奖金呢?”中岛敦期待地问道。

国木田黑线着朝中岛敦说:“别信这家伙的鬼话,他对所有人都这么说。信不信,这家伙的职业根本就不是……”

“我其实没有说……”中原中也难得辩解道。

谷崎也打岔道:“还是先给敦君讲讲注意事项吧。比如千万要防备……”

三个人的话同时被敲门声打断,事务员探身进来:“各位,有委托上门。”

7

除了中原中也,所有人都在认真听着委托人的请求。

中原中也进门后,只打量了美丽的委托人一眼,就走到自己的办公桌前,从桌底拉出一溜儿八角尖尖的盒子,从中拿出一个个精致的手办,不慌不忙地擦拭着并不存在的灰尘。他的手指白皙纤细,在色彩艳丽的手办间穿梭,有种别样的美感。

这就是传说中御宅族的美学。

直到委托人樋口一叶起身时,没有站稳,险些向后摔倒时,中原中也才回过头,不咸不淡地说了一声:“小心。”

等派出的调查员中岛敦和谷崎润一郎离开后,中原中也拿出了头戴式耳机,国木田看了他一眼,黑线道:“别玩了!干活!你上班和在家里玩,有什么区别!”

中原中也头歪了歪,回答道:“在家里打游戏没有这种偷/情的快感。”

“……狡辩。”

过了不久,中原中也突然站起身:“我出去一下。”

国木田诧异道:“怎么了?”

“敦他们大概遇上了芥川。”

“什么?!”





没错这个丧病的私设就是死宅。


评论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