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号机谢明甜

我明明很甜

神合(3)

看前须知:本文为中也与太宰交换身份设定,即中也离开了黑手党,来到侦探社,太宰留在了黑手党。因为经历变化,两个人的性格也会有点变化。OOC请务必指出。这章终于可以光明正大打cptag了。

8

中原中也赶到时,看到了重伤的谷崎润一郎和直美,也看到缠斗在一起的中岛敦和芥川龙之介。

中原中也皱了皱眉头,他其实和芥川龙之介不是很熟,除了工作和太宰治强行塞给他调教芥川体术和调整罗生门节奏问题的任务,他们两几乎毫无交集。

他其实并不是很担心这三个人,有与谢野在,谷崎和直美的伤势不成问题,当然,看到时难免有些气愤,但曾经的黑手党生涯使他早已习惯了同伴的伤亡和离去,因此,他没有在面上表露出半分不快之色。中岛敦的异能月下兽也并不弱于罗生门。只是敦刚刚接触异能力,又有后顾之忧,只怕打不过。

也不知道有没有这个面子,能让芥川停一下手。

只要有斡旋时间,中原中也就有信心带走这三个人。

他飞快地解决了挡在面前的樋口一叶,被他踹到一边的姑娘挣扎着想要站起,继续战斗,可无力阻止。中原中也跃起,利用异能力浮在空中,劈手抓住了肆意行凶的罗生门。芥川身形一滞,随后被中原中也干脆利落地扔到了后面。出于大局考虑,中原中也并未继续使用污浊,而是让芥川落在地上,稳住了身形。他同时飞快向前,三下五除二制服了还想上前继续搏斗的中岛敦。

中岛敦被愤怒冲昏了头脑,不甘心地看了一眼中原中也,随即又朝芥川龙之介怒吼:“你这……”

芥川鬓边的头发随风舞动,冷冷道:“有本事就继续。”

他对看到中原中也这件事情有些惊讶,但又迅速冷静下来:“中原先生,请您让开。”中原中也对他算有半师之恩,而且与他敬仰的太宰治关系还不错(当然,两位当事人没一个觉得),虽然后来不辞而别,叛离黑手党,但是无论是中原中也强大的异能力污浊,还是加在芥川龙之介身上的人情锁,都足以让芥川对他礼让三分。

中原中也酝酿了一下,开口道:“芥川,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这件事到此为止。”

芥川突然笑了一下,他一向冷淡,难得笑一次,这笑容就有些僵硬诡异:“中原先生,很抱歉,这次我们港口黑手党绝不退让。因为,有人在黑市上开出了七十亿的高价来悬赏人虎。中原先生,虽然您离开了黑手党,但想必您还记得,挡了黑手党财路的人必死无疑。我可以装作没有看见过您,也绝不会对任何一个人透露您的行踪,并且,那两个人也随您处置。但是,人虎,我们绝不放过!”他手一指,罗生门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爆发出来,气势汹汹地奔向中岛敦。

中岛敦也趁机挣脱了中原中也的钳制,以半人半虎的形态扑向芥川,但这终归是螳臂当车,罗生门的利刃刺穿了老虎的心,把它撕成了两半。芥川得意地收回罗生门,却发现老虎居然从另外一个角度扑了过来,而自己的罗生门却重逾千斤,无法动弹!

奄奄一息的谷崎润一郎抬起了头,远处的中原中也什么话也不说,沉默着看着这一幕,樋口一叶绝望地大喊——

突然,一切都消失了。

“好,一起都到此为止吧。”穿着米黄色风衣和黑色修身背心,佩戴着奇怪的黄绿色饰物的男人笑眯眯地拦在中岛敦和芥川中间,一切异能转瞬化为乌有,就像从未存在过一样。

太宰治。

中岛敦回头,却意外地发现,中原中也那似乎亘古不变的表情发生了变化,他眯起眼睛,眼神变得狠厉而活泛,嘴角却抑制不住地上扬,带着一丝不可一世的骄傲的笑意,目光直勾勾对准太宰:“混账太宰,你还敢出现在我面前啊!”不知为什么,中岛敦总觉得那一丝笑意里带着点安心的味道。但事情接下来的发展就让他目瞪口呆。

中原中也飞快地冲到太宰面前,当面就是一拳,随即对太宰进行单方面的厮打。名叫太宰治的男人手插在口袋里,灵活地躲闪着,就这样,他还有心情调笑:“哎呀哎呀,还真是个暴躁的小矮人。不过,这是没用的哦,中也,我对你的攻击节奏了如指掌……”

“啪!”中原中也终于有一拳击中了太宰治,毫不客气地让那张虏获无数少女芳心的脸迅速肿若猪头。被瞬间打脸的太宰治跳开一步,揉着脸颊道:“中也,你还真是……不就是前天……”他似乎并不是很生气,在中岛敦听来,还有点撒娇的感觉。

“咚!”

另一拳砸在他另外半张脸上,给他来了个对称。

中原中似乎还不解气,但突然想到了身后的中岛敦和谷崎兄妹,揉了揉手,又活动了一下关节,回头对太宰道:“闭嘴,我回头有空再跟你算账。”

太宰像是没听到这话,自言自语般嘟囔道:“真是的,我都几年没回过国了,一回来听说这件事就赶了过来,谁知道中也不识好人心,还这样对我,真是让人伤心啊。”

中原中也头也不回地大声回道:“别用那种恶心的语气说话,太宰。”

这两个人到底什么关系?中岛敦突然觉得大脑有些不够用,望向黑手党那边,却发现那边也比自己知道的多不到那里去,两方面面相觑,又同时扭开头。太宰治捂着脸,依旧保持着微笑,愉悦地看着这几人的互动。

中原中也径直走向谷崎兄妹,蹲下查看了他们的伤势,站起身来,朝中岛敦说道:“敦,还好吗?”

“我很好,就是……”

“那好,今天就委屈你一下,我希望你住手。”

“?”

中原中也扶起谷崎,轻手轻脚地把他送到背上,背了起来,转头对中岛敦说:“别愣着了,背上直美,走吧。”

“可是……”

“没有什么可是,让他们赶快得到医治才是最重要的。”中原中也打断了他的话。

死胡同里的天空被切除四四方方的豆腐块,乌云伴着高楼上的黑色污渍,构成一幅鬼魅般的画卷。中原中也看着空中横纵的电线,想:“四年了。”这四年中,他的人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身边的人,手上的事,喜欢的东西,什么都变了,但只有太宰治,似乎除了长高了,换了衣服,变得更玩世不恭了些,什么也没变。

他离开横滨两年,又回到横滨两年,最让他感到熟悉的,居然是在国外呆了四年的太宰治。

中岛敦依言背起直美,出乎他意料的是,没有人阻拦他。当他们两一步一动,挪到巷口时,太宰治突然手作喇叭状,大声喊道:“随~时~恭~候~哦~中~也~”

听见这话后,中岛敦分明看见中原中也一个踉跄,随即才站稳了身,继续前行。

但是他同时似乎也听见了一声轻笑,可他偷偷瞄了一眼前面的中原中也的侧脸,却一丝笑意也无。

事情看似告一段落,但终究有人是心不甘情不愿,甚至带着愤怒不解的。

勉强爬了起来的樋口一叶突然大声问道:“你怎么知道我们的目的的?”

中原中也先把谷崎润一郎挪了挪,使他自己更为省力些,才回答道:“你当时站起来的时候差点摔倒,我不是跟你说‘小心’了吗?”声音不大,但该听到的人都听到了。

樋口一叶有些不解,太宰治接过话,依旧是用那轻佻的语调:“中也的异能力是改变物体的重力啦,你的摔倒肯定是他故意为之,在那个瞬间,你肯定没有注意到他做的小动作,对吧?他说的‘小心’,就是这个意思吧。顺便提一句,我是看到信息记录器上的记录似乎被芥川改过,觉得有点不寻常才来的,没想到居然能看到中也”

樋口一叶慌忙摸了摸口袋,真的从中掏出一个小小的窃听器,她难以置信道:“怎么会……”

“那都是因为你的愚蠢。”芥川龙之介突然这么对樋口一叶凶狠道。樋口一叶慌忙不断鞠躬道歉:“对不起,芥川前辈,都是因为我的无能才使事情变成这样的,如果……”

太宰治听到这,回头笑道:“不可以哦,芥川,不能对这样的美人这么粗暴的。”他也摸了摸自己口袋,遗憾地发现并没有他想找的东西,就回头问芥川:“你有烟吗?”

芥川连忙上下翻找,但平素清心寡欲的他哪会有这样的东西,还没等他开口,太宰治就挥了挥手:“没有就算了。回去吧。”

作战失败后的压抑气氛还没退却,太宰治却若无其事地哼着小曲,过了很久后,芥川似乎听到太宰的声音:“真的是很期待呢。”这么多年了,中也也一定变得更有趣了吧。

随后这句话就随着鲜血的味道,在风中慢慢消逝,直至远去。

评论(1)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