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号机谢明甜

我明明很甜

神合(4)

看前须知:本文为中也与太宰交换身份设定,即中也离开了黑手党,来到侦探社,太宰留在了黑手党。因为经历变化,两个人的性格也会有点变化。OOC请务必指出。这真的是我目前为止 写过最甜的一章了。不过又没有按照计划写完想写的。

9

“啪!”

国木田忍无可忍,终于怒气冲冲地随手抓起一叠文件,拍在中原中也的桌子上:“你能不能把你的手机静音!今天已经六遍了!”

中原中也小心翼翼地把位于桌角的手办移到电脑前,还没来得及回答,江户川乱步举起手,大声说:“我觉得不需要关哦!杏里酱和琉璃酱明明唱得很好听的!如果国木田你觉得需要静音的话,一定是因为你没眼光吧!”

“……”

中原中也很委屈,但他觉得自己身为三无系偶像的粉丝,不需要为这种无谓的事情做解释,于是只好在心里默默理了一下事情经过。

今天早上八点半,侦探社成员难得都到齐了,在国木田登记完通勤状况后,大家就开始各干各的了。乱步玩,敦在一旁黑线着看他玩;中原中也听着音乐翘着椅子画图干日常本,时不时会和远处的乱步交流一下意见;国木田被堆积如山的文件淹没,苦苦思索着如何才能完善调查报告;宫泽贤治下去种田了,谷崎兄妹陪同,只有与谢野一个人呆在隔壁解剖不明生物。

然后这个和谐的早晨就被天杀的太宰治给毁了。

他连续打来六通电话,碍于昨天的事情,中原中也决定给他个面子,装作手机不在身边的样子,充耳不闻,而不是直接挂掉——至于为什么不接,他闭着眼睛用手指都能想出来接了后那个混账会说些什么:“啊中也你终于接我电话啦,你还真是可爱呢,前几天跟我在推特上撕到立誓老死不相往来,看到我就杀了我,结果昨天却手下留情了呢,难道是因为中也你暗恋我?哇这样的想法实在是太让我感到恶心了,呜哇果然我还是最讨厌中也了呢……”诸如此类无聊的废话,然后又任性地提出各种稀奇古怪的要求,更可恶地是不管怎样中原中也最后因为种种原因还是会按着他的要求去做。

中原中也烦透了这种情况,干脆不接。他其实本来也想直接按音量键静音,但是他突然想起有次他不知道按了什么键,有来电时,他的一切操作除了挂断都会被默认为接通。而在电话的间隙,他想把手机调成静音时,太宰总是恰好又打来了电话。就这样,他的偶像和乱步的偶像合唱的op《butterfly》唱了整整六遍。当然,整个侦探社除了国木田,都对这个行为视若无睹,甚至享受着音乐。

中原中也掂量了几下他仅有的良心,认为此时得罪国木田不是件划算的事情,毕竟出去搭档调查时,查找线索时的一些繁重琐碎的工作都由他承包了,如果此刻让他勃然大怒,恐怕他以后就会拒绝做这些工作。中原中也站起身,拿着手机就往外走,打算找个清净的地方避一避,耗尽太宰治的耐心后再回来。

就在他开门,正欲走出门时,慌慌张张跑进来的事务员“砰”的一声,与中原中也撞在了一起,她一边连声道歉,一边为中原中也捡起手机,就在此刻,悲剧发生了,她的手指无意划开了接听键,熟悉的声音从电话里流出,中原中也绝望地闭上眼睛:“啊中也你终于接我电话啦,你还真是可爱呢……”

他飞快地抢过手机,以超高速冲出门,发现电梯不在此楼后干脆直接从窗户里跳到楼下:“你有什么事?说完就给我滚!”

侦探社众人目瞪口呆地看着中原中也的背影,小事务员呆呆地盯着走廊末端的窗口:“我干了什么啊,中原先生有必要这么讨厌我吗?”

乱步抬起头:“不关你的事哦,他只不过是有点害羞了。中国不是有句唐诗吗?‘近乡情更怯——’”

乱步拉长的声音在办公室和走廊中回荡,众人都若有所思,只有国木田黑着脸说:“他不会借机旷工了吧!这个损害侦探社名誉的混账!”

10

中原中也平视前方,刻意压了压帽檐,好断绝他朝身边人望过去的年头:“先说好,我没有带钱,你必须付钱,要是还像以前那样说着请我吃饭但其实根本不带钱的话,我就当场让你血溅三尺。还有,吃完饭我就立刻回去,不许纠缠我。”他想了想又补充道:“吃饭前也不许纠缠说无关的话!现在直接去吃饭!”

太宰治用手压着后颈,优哉游哉地走着:“是~是,不过真是让我意外啊,中也你居然会同意和我出来吃饭。”

“那时因为我被你烦到不行,才觉得长痛不如短痛,答应你后就一了百了,而且说不定还有杀了你的机会。”中原中也目不斜视地盯着前方,镇定自若地回答。

“前面是红灯哦中也,再往前走会被撞死的。”太宰治拉住中原中也,“虽然我是很希望中也死啦,但是如果是这种无视红灯横穿马路被车撞死的好笑的死法,我觉得有些对不起恶贯满盈的中也呢。”

“哈?你才是恶贯满盈吧,黑手党历任最年轻的的干部!”中原中也翻了个白眼,停下来等红灯,“一条为黑手党贡献一半业绩的青花鱼没资格这么评价我。”说到这里,他转过头,向太宰治投去狐疑的目光:“你真的带钱了吗?”

“带了哦。”太宰治翻遍全身的口袋,终于不知从哪儿摸出一张皱巴巴的万元钞票:“只要中也不是猪,也不要喝太过昂贵的酒的话,这些钱足够我们俩吃一顿晚饭了。”

中原中也懒得去理太宰治无聊的挑衅,看到绿灯就直接闷头往前走,结果遵纪守法的良民中原先生差点没被违章闯红灯的电瓶车撞死,在关键时刻,英勇的太宰治挺身而出,见义勇为,一把拉住了中原先生。挽救了两个人生命的太宰治先生不仅没有得到表扬,截然相反,他差点被条件反射下的中原中也揍上一拳。之所以是差点,是因为中原先生看到了昨天揍他时留下的红肿尚未完全褪去,诡异地动了点人人皆有的爱美之心和不知从哪搜刮出来的恻隐之心,悬崖勒马,放过了他的脸。

走走停停,两个人吵吵闹闹地过了马路。正当太宰治兴奋地给想给中原中也指今晚就餐的和食店时,中原中也突然拽住了他的领子,使他被迫与中原中也四目相对。中原中也严肃道:“太宰。”

太宰治打了个激灵,也跟着严肃起来:“什么事?”

“我现在有件神圣的事情要做。”

“什么事?跟我殉情吗?”太宰治话还没说完,又被中原中也拎着领子,头被迫转向另一边,发现那里只有一家普通的便利店:“什么嘛,难道中也喜欢被易拉罐撞死或者吃自动门夹死这种毫无挑战性和美感的死法?”

陷入神圣的膜拜情绪的中原中也没去管他:“看到没?那个可是本季限定的A赏,数量稀少极其难抽。我抽了整整半个月了,家和侦探社附近的便利店都被我抽空了都没抽到。没想到这里还有。”他又朝四周张望,“这里离我家也不远啊,怎么我没看到过这家店?”

“……嘛,不就是个黏土小人嘛。”太宰治丝毫没有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随即中原中也疯狂的行为就让他意识到了这点:“什么叫只是个黏土小人?那是爱与美学的结晶!你见过花纹如此清雅的黄八丈吗?你见过这样哪怕经过Q版缩小萌化后依然无懈可击的身材吗?你见过这样纯真和禁欲结合的如此完美的神情吗?”最后,中原中也铿锵有力地下了判决书:“太宰治,你是个没有信仰和品位的男人。”

太宰治被中原中也揪着领子摇晃得险些窒息而死,他觉得就算凭借着自己5.3的视力,也是在无法看清楚那个黏土小人长什么样,只好保持尴尬而不失礼貌的微笑拼命点头,最终,中原中也突然从大脑某个尘封的角落拎出了渡边琉璃粉丝准则第三条,冷静松开手,整理着袖口的褶皱。

我们这些三无系偶像的粉丝才不会跟你们这些不是二次元的家伙一般计较!

中原中也心里斗争了很久,觉得还是很想和太宰治计较,但他想到如果再不进去碰碰运气抽上两把的话,很可能就会与A赏失之交臂。于是他决定大人不记小人过,撇下太宰治,昂首挺胸,迈着优雅的步伐踏进便利店。

他临行前为了防止太宰治又借请客之名蹭饭,只带了一千日元在身上,准备万一太宰蹭饭就自己用便利店的饭团把自己喂饱,让太宰治一边饿着去。虽然他的确有意无意忽略了这些钱足够买供两人充饥的饭团的事实,但现在这些已经不重要了。

这张一千日元已经不再是一张普通的钞票了,它已经成为了信仰充值过程中的交换媒介,随即这个触媒就会化身圣物,召出servant,不对,A赏。

中原中也递过钱:“两张。”

虽然抽赏五百日元一次,他只能抽两次,但作为一个五星全满的欧神,即使在过去的半个月内他根本连A赏的边都没碰到过,他还对自己自信满满:这回一定能抽出A赏!

“刺啦——”B赏,好,离成功只差一步了。

“刺啦——”E赏???

中原中也震惊地盯着手上两张券,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卫宫士郎空手都能召唤出Saber,为什么他中原中也献出全身家当连个A赏都抽不到?

自觉犯错的太宰治此时分外乖巧,他将一万日元递了过去:“再试试吧,中也。”

然后他们抽了整整十九次,在此期间,他们经过小组讨论,研究出中层捕捉法、上层样方法、下层摸鱼法等切实可行的方法,轮流抽取,最终,他们凑齐了从次赏B赏到末赏H赏,直到剩下最后两张券。

两人此刻神情严肃,交换了一个眼神:成败在此一举,不成功便成仁,那么就让……

“我来!”太宰治使用了平生最快速度,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抓出来一张:“A——D赏。”

中原中也简直想挠死太宰治这个非酋,但这不是计较个人私怨的时候,他绷着脸,再次把太宰治拎过来,终于从他身上几个不知名的角落里摸出几枚硬币,凑齐了五百日元。中原中也把钱清一色排在讪笑着的收银员面前,把太宰治扔到一旁:“最后一次。”

然后他从容地摸出了A赏。

11

中原中也果断地抱走了黏土,把两大袋奖品都塞到太宰手上:“以物易物,都是五百日元,你不亏的。”

太宰治有气无力地拖着两个袋子,慢悠悠地跟在中原中也身后,抱怨道:“还真是不公平呢。明明是用我的钱抽出的A赏,却只把次要的其他奖品留给了我。”

“都是五百日元,价格一样,没什么可计较的。”中原中也面不改色地回答道。

听了这话,太宰治不知道想起了什么,突然笑了起来:“是的呢,明明都是五百日元,但在人心中,却排了三六九等,分了上下高低。所谓的平等也只是价格平等,物与物,人和人,说起来都是平等的,但是他们的价值……”他明明是用一贯的轻松的调侃口吻说的,但落在中原中也耳中,却有种特别的意味。

“太宰。”中原中也打断了他的话,停下来跟他说:“我这个黏土市价三千日元左右,这次比较难抽,网上拍卖大概会涨到五千日元。”太宰治也跟着停了下来,低头看着中原中也漂亮的蓝色眼睛。

“而这些徽章、本子、笔等等,一般都是三四百日元左右,贵一点也有五六百日元的,加起来价值也至少有七千日元。”中原中也清了清嗓子,下了结论:“所以,就算它们单个价值的确比不过黏土,但是,它们的总和远远超过了一个黏土。所以,就算没有什么价值又如何,到一定量,也有办法胜过质高者的。”

太宰治眼底似乎有一丝异样的阴影划过,但很快,他就又笑起来:“中也也学会讲这些无趣的大道理了呢。嘛,我早知道你要成为这种无趣的大人。说起来,钱都没有了,我们吃什么?”

“你请客吃饭不会多带点钱以备不测吗?”中原中也朝远方望去,沉沉的夜幕夹杂着暗黄的琥珀色光,就像太宰的眼睛一样,他像是下来什么决心:“去我家吧。”


评论

热度(36)